广州同志

 找回密码
 欢迎您注册
广州同志 门户 小说 同志小说 查看内容

军营枫叶情

2014-4-9 20:0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4631| 评论: 0

摘要: 一个人,在情感里最容易犯两个错误一个是犯“贱”, 另一个是犯“傻” 而要是一个人变成两个人呢? 那就还容易犯第三个错误——犯“痴”或者犯“不痴”。 究竟是应该“痴”还是应该“不痴”,孰是孰非? 从高考到打 ...
无标题文档

一个人,在情感里最容易犯两个错误一个是犯“贱”, 另一个是犯“傻”

而要是一个人变成两个人呢?

那就还容易犯第三个错误——犯“痴”或者犯“不痴”。

究竟是应该“痴”还是应该“不痴”,孰是孰非?

从高考到打工再到当兵加上军校及毕业后的这些年,这一路走来,我仿佛总是在这三个错误之间徘徊,但自己内心却又常常自以为是的认为,这又不是徘徊。

看别人酸甜苦辣的故事,何尝不应该自己写自己的故事,正好可以找个理由在文字和回忆里,愁一场,笑一场,感恩一场,反思一场!

至少还有回忆,有回忆才会有将来。

有时候,自己也会矫情的问自己:连回忆都没有的人,还能指望有未来吗?

命运,扎手的太紧,被扎疼了,才知道松手,说好的,可以松手,但不可以放手。

一直都记得在那片山岭上枫林掩盖下的哨所,那石头堆砌而成的简陋哨所,总是被掩映在十月红火的枫叶中,可是,无论我们巡逻到多远的地界,只要站到营区周围的任何一座山头顶上,都能远远地,透过那染红大半边天的枫林的最高处上,还有一面破旧而鲜亮的军旗在迎风飘扬着……

时光荏苒,好像,我们最念念念不忘的场景就这个吧。

喟叹一声,至少,我现在还是记得住这些历历往事的。

我在西南一个挺穷的农村,从出生到高三生活了十七年,直到高三后才走出去那块一亩三分地的地方。

高中时候我成绩也不错,理科,那时候我也算意气风发,可是由于粗心大意和估分失误,导致我在高考和填报志愿的时候出现了严重的错误,最后功败垂成,虽然分数不低,也没上到一个理想的重点本科(现在好像叫一本)。

顶着一个不错的分数只能选择一个非常三流的学校,这对我来说是当头棒喝,把我以前爱打架爱打闹爱自负的德性好像一下子就摔代了地下,我开始变得谦虚和谨慎起来。所以说上天总是公平的,在每个人走入魔障最危险的时候,用独特的方法来惩罚一下,以免走入更大歧途。

但是退而求其次,能考上大学总比考不上好,可那个时候,家里穷的叮当响,我都不好意思说我家超声也忒严重了,搞得最后都揭不开锅了,我又是家里唯一的儿子,家里肯定没得那么安逸的,于是没得办法,看着一年近六千的大学学杂费,还有那衣衫褴褛的家人,我心一横,只好另谋出路。

 2014-03-20 14:19依稀还记得应该是8月底,一家人做出的决定,也都同意我不上大学了,其实我也是故作潇洒,总不能父母心生愧疚吧,给他们增加思想负担。于是我便跟着村民乡亲们南下广州去打工。

那也是我第一次坐火车,火车到京广线上的时候,我好奇的盯着窗外的世界看,到了广东后,我不久就后在佛山一家工厂做了流水线的一个普工。

可能是于我高中文化课学的挺扎实,学东西也不慢,而且自从高考打击后,我变得不太爱说话,看样子也是挺老实的,于是,很快我就做上了储干,工资从1200到了2000,几个月后我还成了生产经理的助理有了2600的工资。在那个时候,一个月2600的工资对普通打工新手来说算是不错了,于是我开始有时间自己业余时间就去图书馆看书,其实只还是挺想读书的。

因为广东的工厂都是分布在一个个的工业区里,晚上就会有热闹的夜市,可以摆摆地摊赚点外快,那个时候我在生产部结识了一个很要好的同事曾默,他长的白白净净的,斯斯文文,脾气也特好,不抽烟不喝酒,而且和我年纪相仿,于是,我们俩就一起摆地摊。

记得有一次摆地摊,还和一群城管打架 了。那个时候也许还不叫城管吧,反正就是收保护费维护秩序的那种。打架的具体过程就不啰嗦了。

分一下段,不然都写乱了。

1,那段时间里,我把工资都存起来,分成两份,准备80%寄给家里,剩下20%自己平时用,因为偶尔会到广州看看,也算自己见见世面,一个是第一次来到大城市,另一个我还很虚荣的想着,过年回家邻居们问我广州什么样子,我也能大致说说。现在想起来,当时真挺幼稚的。

那个时候对一切都是很好奇的,于是,我和曾默就第一次去了白云山玩,反正稀里糊涂的,我们当时也挺木讷的,以为坐错了车,其实没有坐错车,只是我们坐到了一个好像是ZHONGLIU医院还是什么的地方,那好像还是个终点站,我们下车后,左看看,右看看,分不清东南西北。因为我们想象的白云山是个公园啊,有大门有很对人的,所以突然到了这个医院,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曾默有点怯怯的说:“袁彪,我们是到哪里了,怎么这里真么偏僻啊,这里不会有抢劫吧?”说完,他有点害怕的拉着我的手臂。

那个时候,广州被称为纽约,到处是飞车党,所以我们还是有些担心的。

2,看着曾默那副胆怯的样子,我只好自己给自己壮胆说:“怕什么,这大白天的,我们是俩大老爷们,身上也没多少钱,不怕抢钱不怕截色啊”

说完我还“嘿嘿”的逗了他一下,其实当时我虽然不是特别害怕,还是有些恐惧的,毕竟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

人总是要自己去主动找方法的,因为那周围都是房屋和楼房。我们转来转去也没转出去(现在想起来,当时真笨啊,怎么不知道去问过路的人呢?也许当时潜意识把过路的人当抢匪了吧,有戒备意识吧,哈哈!)

后来,我看到路上有很大一棵榕树,我就想爬上去看看,果然运气不错,爬到榕树顶上的时候,位置高了,视野开阔了。我就看到北面一栋楼房的角落上头,有座清翠盎然的大山在云里雾里矗立着……

“曾默,曾默!我们没走错,我看到山了,那里肯定就是白云山了”我顿时兴趣特别高涨,边说边下树了。

由于太得意了,下属数的时候不小心一滑,摔在地上,胸口趴在下面,完全就是一个癞蛤蟆的别致造型啊!

最悲催的是,我那可怜的唯一一件干净而自以为帅气的白衬衣就这样被毁灭了,尤其是胸口还粘有两块大泥巴,从远看,简直就样一个青春期发育成熟的少女胸前被点红了一样,除了缺乏波涛汹涌的动态美意以外,那露两点的静态美还是很又回头率的,囧啊。

我和曾默面面相觑,忍不住噗嗤的一起笑了出来。

 2014-03-20 14:20 3,我们边走边忍受着路人尤其是一些女士们的异样的目光,这一刻,如此丢人,我真想把衣服脱掉,如果在老家这样袒胸露乳也没什么大不了,但是这是在广州啊,我还得掂量。

“彪子,我买瓶水,你等我一下”曾默突然和我说,然后飞快的跑到小卖部去了。

回来的时候,他竟然买了三瓶水。

“咱两一人一瓶,还多出一瓶,你干嘛用呢”我好奇的问他。

“我,我,我给你洗衣服啊,你那胸口那么脏,还怎么去白云山公园玩啊”他微笑着说,露出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无标题文档

免责声明:本站所呈现的网址、信息、购物、会所、消费等服务及内容,均为商家主动自愿投放,本站无权对该商家的实际经营理念、经营内容、经营条件、综合实力等进行考察,且并不以广告先后顺序、呈现方式、广告词汇、颜色基调等衡量该商家服务优劣,请网友谨慎考虑,本站信息仅提供参考,由此引发的经济纠纷及附带伤害等问题,本站一概不承担任何责任以及连坐!如果您以本站广告渠道获取服务商家,即表示您同意以上之所述。

友情提示:本站涉及同性情感,如有不适,请立即退出本站! Copyriht 2014-2015 All rights Reservred

本站是免费同志网址大全站,本站所有图片和文字连接均来自网上,其相关同志内容一概与本站无关,本站不对相关同志网站内容负责!
如您发现本站有任何不良非法同志网站连接,请立即告之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

无标题文档
广州同志 江苏同志 网站建设 一同资讯 中国交友 广州资讯 香港1069 一同精讯 贵阳男孩 同志010 长沙同志
昆明同志 重庆同志 云南同志 熊同1069 百度同志 重庆同志 武汉同志 上海同志 上海同志 广州同志 021上海
北京同志 深圳同志 中国同志 四川同志 浙江同志 广同同志 辽宁同志 广州同志 网站建设 江苏1069 广州同志
香港同志 长沙同志 厦门同志 重庆同志 淘宝购物 杭州同志 深圳资讯 广东同志 长沙同志 熊同志网 百度同志
广东同志 北京同志 山西男孩 广州同志 郑州同志 熊同会所 四川同志 武汉同志 成都同志 上海1069 重庆男孩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一同资讯|新疆同志|成都同志|广州地区导航门户|广州同志会所  

GMT+8, 2019-10-23 01:57 , Processed in 0.061004 second(s), 26 queries , Gzip On.

广州同志生活信息网广州同志

© 2013-2014广州同志

返回顶部